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快穿之逍遥道 > 第五百八十一章 金堂锦瑟

第五百八十一章 金堂锦瑟

手机阅读

望着那人萧然离去的身影,何易与方琇这对夫妇不由得面面相觑,他们分别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与惊疑交加,直到过了一会儿之后,他们才弄明白自己的立场。

书房里再次传来了何易带着愧疚的声音,以及方琇落泪的声音,男子的劝哄与女子的质问之声夹杂在一起,让这个素日里安静的书房多了一分浮躁。

而在另一边,心情有些不妙的长离行走在错落有致的草木之间,气息逐渐的恢复平和,他对着一旁的管家说道:“今后就不再启用那间书房了,你便在入松堂替我重新开辟一间书房,至于原先的那间书房里的东西除了一些机要的物件我自会整理以外,其他的便都销毁了吧。”

管家领命,也不管他为什么突然做出这个决定。而在他就要转身离去的时候,长离突然叫住了他,他听到公子声音冷淡无波的说道:“今后他二人若在踏上方氏的门,若没有我的允许,一律不许让他们进来。”

听到这话,管家沉默了一瞬:“可大小姐……”他可是知道昔日家主私下里曾对小姐有多关照。

长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然后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按我说的做。”

管家被长离看过来的目光吓得心悸了一瞬,然后恭敬的领命而去。

没在方府待多久,这对夫妻俩就一起离开了,可离开的方向却不同,何易自然是回了何府,可方琇却去了她陪嫁的一个别院。

终究是意难平啊!

自己不要名节也要嫁的夫君居然在新婚期内背叛,这怎能不让方琇心痛,所以,即使何易已经再三向她赔罪,她依然不想这么轻易的原谅他,尤其是何易根本不愿意打发走那个青楼女子。

而回到何府的何易虽然面上还保持着镇定,实则心中也满是无奈。送走南枝,那清白被他所破的南枝只怕活不下去吧,留下南枝那他明媒正娶的夫人只怕对他怨恨难消。

这两种都并不算好的结局让他纠结非常到了最后,他所幸就随他去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,事情总有解决的那一天。而这种下意识逃避的想法除了让方琇更为怄气以外,也让陪伴在何易身旁的南枝更为得意。

等到何易要整理行囊上京赶考的时候,南枝甚至都以女主人自居了,而好不容易回来助何易打理后院的方琇,看着南枝理直气壮的指使着何府下人的模样时,又被气的拂袖离去,这一次,何易又是费尽心机的上前哄。

在他心中万分不耐的时候,有了台阶下的方琇终于答应回府,而回府后,方琇豁然的发现,那些原本对她毕恭毕敬的下人们突然对她轻慢许多。

因为何易离家在即,所以她没有第一时间收拾他们,在将管家权从南枝手中收回来之后,她就匆匆放下了此事。

可等何易要离家的时候她才知道,何易,竟然要带着南枝一起去。这一次,何易连与方琇争吵的时间都没有,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。

而看着那一行人离去的方琇站在何府的大门前,神色惨淡。她那张娇美端秀的脸此时一片苍白,丝丝抑郁从她的眼角眉梢散发,让她原本清灵秀丽的气质变得哀怨,不过短短的几月,那个灵秀的闺阁小姐就变为了一个尖刻的深闺怨妇。

她心中的不甘怨愤与茫然无措交织起来,让她整个人都失去了光彩,她想要回家,可一想到兄长上次所说的话,她就放下了这个打算。

方家,又哪里还算得上是她的家呢?就算是娘家,那也不是她该待的地方啊。

而站在方琇身后的兰芷搀扶着神消体弱的小姐,表情倒是颇为的收敛,早就料到了会有今日这一幕,所以此时倒也算镇定,不过,想起那个有意无意的向她散发好感的姑爷,兰芷就恨的牙痒痒,真是不当人子!

而行走在进京路上的何易却是颇为的开心,每日里与南枝嬉戏玩闹,颇为快活,直到进京之后他才发现,此时距离会试已经不远了。

他这才开始慌神,会试,可不是考死记硬背就能过的童生试,也不是靠灵活应变就能过的乡试,更不是随随便便抄首诗就能获得赞誉的诗会,它是这个国家最为严苛,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次考试。

想要在会试里钻空子,难于登天,更何况他的对手,还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天之骄子,他们各个不凡,且更为懂得这个时代的规则!

在到达京城,见过那些文人士子之后何易才有一种不出井底,不知天高的感觉,他想想近些日子以来的懈怠,不禁感叹,美人乡果然是英雄冢,然后再次投身于学业之中,可这个时候,已经有些晚了。

他不禁开始后悔,这段时间冷落方琇,要知道,这一次会试的主考官可是方阁老的门生!

而这一日,熬夜苦读的何易从客栈房门走出,就看到一群学子聚在一起讨论,听他们讨论的声音,似乎是颇有感叹。

“唉,此等文采,不知我等何时可以达到。”

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这辈子不可能了。”

“陈兄,何必说的如此绝对,这世间事最是变化无常,说不定某一日田兄就做到了呢?”

“这不可能,除非他能倒长十几岁,不然这辈子都做不到了。”

“唉,真不知道能让祝秋石发出如此感慨的人,是否真如传言的那般出色。”

“你没看祝秋石在辞赋中写着的吗,文才过三元,品貌胜神仙。能被他如此吹捧,就算没有十分真也有五六分了。”

“他又何需祝秋石夸,这些年,夸赞他的人还少吗?那些辞藻,比起祝秋石之多不少!”

听到祝秋石这个名字,何易一下子将注意力转了过去,在细细的听他们说话的内容的时候他心中疑窦顿生,拦住了一个离开的学子,何易神态谦和的说道:“这位兄台,请问你们说的可是吴中祝岁?”那人点头。

何易又再问:“不知祝秋石又做了什么引来众人议论?”

那人道:“祝秋石最近话了一副画,画中人姿态如仙,他还写下了一篇辞赋,赞颂那人的仪态。”

“那人是谁?”

“江南方氏子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