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盖世帅才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皇家的秘密

第二百五十七章 皇家的秘密

手机阅读

大漠寒水关前,到处都是辽军的营寨,似乎把寒水关围个水泄不通,这离之前攻城才几个时辰,辽军早已全部撤回了营寨。寒水关中,朝平跟曹心扬等众位将军,正在皇帝行宫中商量对策,众位将军向皇帝陛下禀报之前的军情,而朝平则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,这时候幽云将士并没有跟朝平一起来,朝平将他们留在了驿站,这些人闲来无事,但也忧心忡忡,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,用朝平的话来讲就是,寒冬总有一天会过去的,能不能等到春暖花开就看命够不够长了,也许一觉醒来,冬天就过去了。

皇上处理完军情,问朝平,说道:“平儿,飞燕搬救兵回来了没有?有没有消息。”朝平答道“启禀父皇,飞燕没有消息,想必飞燕没敢给咱们飞鸽传书,这辽军常年在大漠作战,他们擅长豢养鹰隼,想必有消息也会被他们截获的。”“驸马,想必你也太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了吧,这辽军怎么能有我们宋军厉害。”万里见到这位偏将这么无理,十分的生气,说道:“不得无礼。”那个小将军便不敢多说半句。朝平并没有生气,皇帝也没有一丝生气的表情,而是态度非常平和的说道:“好吧,你们多盯着就是了,飞燕回来一定要接她们安全进城。”说吧,陛下就进内殿休息了,朝平也便回到了驿馆,但是这些将军并没有闲下来,而是继续在城中忙碌,因为沙漠中的风暴很快就要来了,现在的风沙就足以让人看不清远处的敌情了,不过敌人也不敢出来,曹心扬毕竟用兵老道,在城外安插了很多处陷阱,说道陷阱,其中朝平的功劳功不可没,之前曹心扬只是想在城外派一些小队埋伏,筑成土台,作为侦查只用,但是朝平告诉他了,之前都建了那么多出塔台观察敌情了,再建也是没有必要的,曹心扬无奈的跟朝平说,没有办法,如果不那样做敌人偷袭很快就能到城下,虽然派人出城,避免不了伤亡,观察敌人的效果也不好,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朝平听过之后对曹心扬说他有办法,很快他就从驿站中取出了几张图纸,跟曹心扬说这是小时候在家中藏书阁看过几本杂书,但是都是古代几乎失传了的战阵军器的布置图纸,朝平又根据自己的见解改了几处,在驿站中闲来无事,自己根据寒水关的情况推演了一下,如果要是用陷阱军阵布防应该怎么办,但是朝平知道,平时要是这么弄,敌军一目了然,想要摧毁这些陷阱也很容易,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风沙很大,敌人就算看清了陷阱布置在哪也不敢贸然前来,因为到了跟前他们也看不清楚,明知道会上当。曹心扬看到后哈哈大笑,心想这朝平可是帮了大忙了,朝平也解释道:“谁也没曾想到会在这里派上用场。”

朝平回到了驿站之后一直没见到幽云将士,他不知道幽云将士去哪里了,但是也没有管,因为他知道幽云将士不会遇到什么危险,反正也不会出城去。就要等朝平刚要坐下来的时候,只听见外边砰的一声有人撞门的声音,朝平急忙出去看了看,只见幽云将士他们回来了,而且老三的胳膊上还有刀上,是其他兄弟给他扶回来的。朝平很惊讶,问道:“你们去哪里了?怎么受的伤?”幽云将士老大他们也是一头雾水,说道:“主人,我们之前分开了,老三跟老十八走的,我们几个去了军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。”这时候十八妹说:“都怨我,任性,之前您去皇宫,我跟三哥回来的路上正好路过行宫,寻思进去找您,反正皇宫里的那帮家伙武功也不高,寻思没人发现就好了,可是我们之前从正门跟您进去都没事,今天出了怪事,我们俩从后院进去,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但是谁曾想刚一进去便出来了几个侍卫模样的人,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们,我们三哥怕给您惹祸,就寻思早点撤,这时候哪知道他们的武功那么好,三哥替我挡了一刀就现在这样了。”朝平听到后大喊一声:“胡闹,皇家岂是你们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,皇家威严何在,这是你们没有乱来,你们要是乱来也许比现在还凶险。”老大问道:“主人,您知道这些高手的来历吗?我们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朝平摇摇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陛下身边有高手罢了,至于武功高到什么程度,我也不知道。”这时候老四一直在给老三包扎伤口,十八妹问道:“武功再厉害,怎么会有主人武功厉害,放眼整个江湖,主人的武功又有何人能敌。”朝平对着幽云将士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不可这么说,天下的能人异士比比皆是,况且我几位师父说的对,他们曾经说过,天下不只有江湖,当年我没有理解,但是这么多年在江湖中闯荡,知道了这天下的人跟事物并不只是有咱们见到的这么多。”老大拱手对朝平说道:“主人,我们兄弟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,我们以后一定不擅自乱来了。”之后老大又呵斥了十八妹,让她以后不要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,这样会闯大祸的。

在大漠中,飞燕跟罗家兄弟,还有那个鹤章,他们面临的风暴行路艰难,但是他们但凡能前行的绝不停留,导致了几名士兵都因为坚持不住倒下了。没办法,他们只好在沙漠中安营了。再营中飞燕跟鹤章闲聊了起来,还有罗家兄弟。“什么,驸马把银狼禁卫都给灭了?”鹤章惊讶的喊道。飞燕很不耐烦的说道:“是啊,那有怎么了,你喊什么啊。”鹤章叹了口气说道:“唉,可怜他们了,从此皇家就剩一支禁卫军了。”飞燕听到后,问道:“等等,你说什么?皇家禁卫军,难道你说的是田统领他们?”鹤章哼了一声,说道:“他们可没那本事,这都是陈年旧事了,是属于皇家的秘密。”飞燕说道:“什么秘密,你跟我说说。”鹤章大眼瞪小眼看着飞燕,心想自己说多了,急忙说道:“我睡觉了,我也不清楚这些事情,只是听说,听说。”飞燕又问一遍,鹤章没有理她,而是转身躺在了地上铺的草席上,飞燕这时候拔出了剑,架到了鹤章的脖子上,说道:“本姑娘不问第三遍,你说不说,不说你就永远别说了。”鹤章知道她是吓唬自己,口中说道:“你这丫头,怎么翻脸这么快,杀了我也不说。”飞燕立马收起了剑,笑嘻嘻的说道:“鹤叔,你就告诉我吧,我不往出说,也就天知地知,你我还有这几位兄弟知道,我们又不往出说。”鹤章起来说道:“好吧,我告诉你们吧,其实这也不是不能说,只是我知道的不多,而且皇家也一直想把这件事隐藏起来,随着时间的流逝也便没人提了,我这也是听说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