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遮天武神 > 第二百零七章 威逼利诱

第二百零七章 威逼利诱

手机阅读

暴烈无比的雄猿,为报杀妻之仇,将那体内焰火通通吐出,漂浮半空,凝结成一道火轮。

那火轮焰火滔天,威势骇人。

伴随一声歇斯里底的吼叫,火轮一罩而下。

危机关头,煕性大汉将残折一臂的马冕推向那火轮,为自己的逃生,争取了短暂的时间。

“轰隆隆”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,白猿山洞陡然间倒塌,雄猿飞身到幼猿身旁,用自己的肉躯抵挡住岩石的坠落。

煕性大汉拼命逃出山洞,浑身骨骼惊现多处骨折,他坐在一老树下,服食药丸,快速炼化起来。

在煕性大汉打坐之时,其身后老树上,现出一道身影来,仔细一瞧,来者正是寒潭中盗窃晨枫的贺云手。

此时他阴笑着,十指如钩抓向那大汉头颅。

“哎呀。”一声惨叫,那志在必得的贺云手,竟然被人一巴掌打飞。

现场出现两人,一人黑袍裹身,只露两眼睛,煞气逼人。

另一人身穿白袍眉清目秀,是一名俊美少年。

出手打贺云手耳光的,正是这少年。

贺云落地后,刚要逃窜,便被飞掠身前的黑袍人掐住咽喉,待其张口之际,一条漆黑小虫飞入口中。

贺云手立即浑身颤抖,血脉爆裂,痛不欲生,那老树下,打坐的煕姓大汉,见到来者,欲要上前恭迎,白袍少年伸出手掌,作出暂停的手势,那煕姓大汉立马愣住原地,欲要出口的话也被生生咽下。

“你们是谁,为何要偷袭于我,还有刚才给老夫吃的是什么东西。”贺云手面色狰狞地说道。

“老夫刚才已经给你下了禁咒,你若是还敢反抗,立马让你血溅三尺。”黑袍人威胁道。

“竟然是那的万恶之物,快给老夫解除,不然老夫以死相拼。”贺云手不肯屈服地说道。

“笑话,老夫好不容易下的禁咒,如何会解除,只要跟我们合作,时期一到,便化解你身上的禁咒。”黑袍人继续威逼利诱地说道。

“别跟他废话,本少我亲自送他下地狱,让他见识一下本少的手段。”白袍人阴冷说道。

其身前出现一头丈余高黑漆漆的狼形魔兽,那狼兽面色狰狞,浑身长满骨刺,张开满口獠牙,咆哮着冲向贺云手。

贺云手看见狼兽的狰狞嘴脸,竟然吓得双腿一软,跪在了地上。

那狼兽瞪着鲜红的大眼,低吼着,飞身至贺云手身旁,伸出长满利刺的长舌,舔着其身上的皮肉。

那长舌一舔之下,便撕开一片皮肉,咕咕鲜血立马冒出,贺云手疼的差些晕厥过去,好在其意志还算坚定。

“小人答应跟两位大人合作,放小人一条活路吧。”贺云手痛苦祈求道。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本少果然是没看错人。”白袍人阴笑着说道。

白袍人口中发出一道命令,那狼兽调转身躯,闪过数道身影,往其身上一扑,便消失不见。“不知道大人要小人怎样合作,小人本领低下,恐怕是不能胜任一些高难度的任务。”贺云手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“不用什么高危险的任务,只要把本少想要的消息,给我打探清楚即可。”白袍人阴笑着说道。

“不知大人想知道什么消息,小人这便给你打探清楚,回来禀告。”贺云手殷勤地说道。

“连云宗近期有什么异动没有。”白袍人询问道。

“大人可听说过灯明会,本届灯明会不同往年。将会邀请,阴尸宗,藏剑山庄,烈火宗,前来参加盛会。”

“坊市将无限制开放,也就是说,所邀请的这三大势力,都有资格在会时摆摊售卖,购买等交易。”

“宗门为了验证本届弟子的实战能力。特别开设了擂台比武。”贺云手兴致勃勃地说道。

“哦,妙哉,为何不邀请帝都龙家,及驭兽宗前来。”白袍少年,不解相问。

“帝都龙家身份尊贵,是皇权象征。

那驭兽宗势力庞大,独霸一方。这两大势力太过强盛,就算连云宗邀请了,人家未必会赏脸前来。

而且听说这两大势力要参加什么七国会盟。

因此,连云宗便更不会自找没趣。”贺云手头头是道地说道。

“曾经盛极一时的连云宗,没想到如今,活得这般低声下气,真是悲哀,哈哈哈。”白袍人耻笑道。

“连云宗落到如今这种地步,还不是拜你们这些魔教妖邪所致。”贺云手在心中暗自想着。

“如此大的盛会,奖品一定会很丰富吧,你去打听一下本届大会的最高奖品是何物。”白袍人玩味地说道。

“你们魔门,也能使用我们正道的器物吗,小人愚钝。”贺云手,不解询问。

“这是我们夜魔教的一个秘密。不过你既然答应替我做事,我便将这秘密告诉你好了。

我们夜魔教魔器殿,有一名惊才绝艳的大师——魔琨。

他饲养的一头魔兽,名熔金巨兽,此兽喜食纯阳之物,可以说此兽是个怪胎。

吞噬的真器越多,其身体便会越加坚硬,防御力将会大大增强,吞噬的火阳石越多,便会晋级越快。

因此我们教中门人,但凡获得火阳石,真器,药草等物,便会拿去进行交易,兑换等价的魔晶,魔器,魔丹等物。

本少垂涎魔琨大师炼制的一把上等魔器——邪魔刃,那可是仅次于绝等魔器的巅峰之作。

本少多次索要无果,那魔琨大师的条件便是拿巅峰之作的上等真器来换。”白袍人不厌其烦地说道。

“那魔琨能炼制出魔宗境的真魔器,以及魔相境的大魔器,但最普通的魔师境中的绝等魔器,都未曾听闻其能炼制出。”

“据说数百年前,血魔帝国曾出世两把绝等魔器,引发了天象,那两名大师,无一例外都死在突然降临的天劫之下,那两把绝等魔器也在天劫下化作飞灰。”

“属下料想,那绝等魔器定是不该出世之物,是违反天道意志的产物,如此说来,那魔琨穷尽所学,也未必炼制不出绝等魔器,是害怕遭天谴,因此不敢炼制,只好将魔器品质,提升至有上等真气的巅峰之作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