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我家娘子猛于虎 > 第106章 太拼了

第106章 太拼了

手机阅读

看袁琛那双拳紧握,咬的牙咯吱吱作响,俊脸上敷着厚厚的粉眼瞅着往下抖落渣渣,要不是碍于萧宝信的武力值,估计上来拼命的心都有。

没退亲前,他袁琛是建康城才子,年少风、流,一众小娘追捧;现在,都知道他男男关系混乱,才华还是有,可远没有他私生活那么为人乐道了,名声臭大街了。

加上周四娘为他出头,毒杀萧宝信,结果误伤了自家小妹,他这祸水的名头是摘不掉了,累的他现在亲事都不好说,殷夫人一开口跟人试探,直接就被人撅回去。厚道的只道家里已经正议着呢,不厚道的那就冷嘲热讽上来了,别人家的小娘子嫁人防着女子就行,你家男女通吃,防不胜防啊。

不过是和萧宝信退个婚,结果他却连婚事都不好说了。

和周家的亲戚算是断了,一家子拿他当洪水猛兽。自家人向着自家人,周家认准了他勾、引了周四娘,要不然一个端庄持重的小娘断然不会无缘无故杀人,话里话外更是怀疑是他跟周四娘撺掇……

总之周四娘各种情有可原,他就各种阴谋算计。

大梁选官依然是前朝的九品官人法,每州郡设大中正,按九品分级报与吏部,吏部根据大中正的举荐品级择官。

他现在十六岁,还未到出仕的年龄,本来也并不急,这些年就想着折腾出些才名,为以后入仕为官打基础,谁知闹出这么些丑闻,声名扫地。

周四娘的爹原是祭酒,德高望重,朝中不少重臣都是他的子弟。

时任吏部尚书是王家的家主王潼,正是以往与他颇有交情的王十七的族叔。

在以前,王十七或是他的助力,可如今他们那不光彩的关系一曝光,王十七被打断了半条腿圈家里,到现在还没在市面上见过,想也知道王家的意思了。

他铺的好好的一条光明大道,只想着十八岁一到,一飞冲天。

还没飞到半天中,就让萧宝信给撅折了!

他能不恨吗?!

每天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他都恨不得将她扒骨吸髓!

如今仇人见面分外眼红——

“你想做什么?!想打架吗?”有梅横刀立马上去挡在萧宝信身前。

她自然知道她家娘子身上有功夫,还不至于连个弱不禁风的弱鸡都打不过。可是万一打起来,这么粗鲁的活儿,当然由她来。

一见有梅,袁琛下意识胳膊就钻心的疼,上次就是这贱婢把他胳膊给卸了!

袁琛敢怒不敢上前,压低了声音恨恨地道:“萧宝信,你有完没完,我的名声被你败坏完了,你还想干什么?”

“你到底——”

“谁啊?”里面突然传出调、笑声:“遇着老相好了?”说着从里面走出一个心宽体胖的男子。

那身形比萧宝信他们四个加一块儿都还要宽,一走路身上就是一颤,五官看上去是好看的,可是让脸上那坨肉一挤,就没法看了。

萧宝信:……

这袁琛,是不是太拼了。

就从男人一发声,袁琛那隐忍的小表情就能看出来,这位是他用得着,不敢得罪的,不然也不会突然间偃旗息鼓,气势收的干干净净。毕恭毕敬地将位置给让出来。

这男人二十来岁的样子,锦衣华服,再一想这身量,萧宝信想猜不出来这是谁都有点儿困难。

能和王家那六郎比胖的,又身居高位,也就只有淮阳王宋知远了。

淮阳王幼年丧母,是在太后跟前养大的,与玉衡帝虽然是异母兄弟,但感情十分,更是孝顺太后,隔三五天就去太后那里转悠,有什么好东西都往太后跟前凑。

要说玉衡帝为人猜忌,什么叔叔侄子,挨着个儿地盯着防着,唯独对这弟弟很是放心,登基之后连年加官累爵,现在年纪不过二十一岁,已经是侍中并领监卫尉,掌宫禁,为九卿之一。

他身上所有的官职如果全说一遍,估计天都要黑了。

不过是捉个小那啥,怎么就碰上了袁琛还不够,又加上个淮阳王?

要不要这么丧?怎么但凡她有点儿小心思,总要闹的尽人皆知?

“萧大娘子?”淮阳王显然见过她,盯着瞅了半天终于把人给认出来了。然后后知后觉地看向袁琛,意思好像是‘你俩怎么回事?’

“你怎么这么有闲功夫,来找……朝玉?”他笑眯眯地看着萧宝信,只觉得男装的萧宝信别有一番风情。素面朝天,比敷着厚厚一层粉的袁琛可清爽怡人多了。

不愧建康城第一美人,浓妆淡抹总相宜。

“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萧大娘子总不至于紧咬不放吧?”袁琛怒道。

这是骂她是狗啊,问题是狗都嫌你乱啊。

“袁公子想多了,我是来这里找舍弟,遇到你……不过是碰巧了。”

袁琛冷笑:“有这么巧?”

废话,不这么巧,难道再捉一次你的女干啊?倒是又能堵个现形,可她有立场吗?典型的想太多,以为人人都要害他。

——

“大娘子是来找宝树的吧?宝树本来的确是约了来我这里习武,可是到现在还未到,不知路上什么给耽误了吧?”

里面倒数第二间院门突然推开,杨劭几个大步便跨过来,出言相助。

在瞧见淮阳王时愣了一下,这是他的顶头上峰,他归淮阳王管,淮阳王归皇帝管。

再一看抹脂抹粉的袁琛站在一边,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胃里顿时直泛膈应,好悬当场没吐出来。平日里看淮阳王人模狗样的,原来竟也好这口,还好袁琛搞到了一处。

真是……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瓢舀。

“卑职见过十一大王。”

淮阳王认得杨劭,禁中以一敌三胜了三位直阁将军的男子,都传开了,平日里没少见他在眼前晃。他挑了挑眉,笑中意味深长:“原来如此啊。”

如此怎样,不用讲,听的都知道。

“十一大王误会了,萧大姑娘之弟意欲拜卑职为师,每隔两日便来卑职家中习武,想是萧大娘子今日有急事寻他。”杨劭不卑不亢地解释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