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风之密语 > 第二百零八章 过活

第二百零八章 过活

手机阅读

第二百零八章 过活

因为业火的发作,周鹜天调转了好一会的万魂业火方才将其压制下去,此番周鹜天能够感觉到花费在压制上的时间更多了一下,这对于周鹜天来说可并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万幸的是,在周鹜天压制业火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上来找不自在,不然一旦把周鹜天的业火引起来,又是免不了一场血案,到最后又是一场麻烦。

“小兄弟,小兄弟,你看你现在有空了没有,给你说个事。”在见到周鹜天长吁一口气之后,一个中年男子靠了过来问道。

闻言,周鹜天抬眼看去,发现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弱的中年男子在跟他说话。

“老板,有事您说就是了。”周鹜天收拢了一下表情,立马摆出一副迎合的态度出来。

“那个,是这样的,我请你当我们商队的护卫,不知道你愿不愿意。”这中年男子说道。

“请我?!老板,你打算请我当我你们商队的护卫?”周鹜天倒是有些惊讶,他没有想到自己没去找,反倒有人找上门来。

“没错,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。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“有活可以接,我当然是愿意的了,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,老板你为什么会找上我?”周鹜天问道,周鹜天所表现在外面的属性成就只有瑶光二层,而在年龄上也是很小,放在佣兵堆中,显然并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。

“实不相瞒,我们商队刚刚成立没多少长时间,既没有多少高手,也没有多少资金,我找上你多半是有这么一个考量在里面。”中年男子有些犹豫的说道。

“老板,你要这么说的话,那得看看你能出多少的价钱了。”周鹜天说道,“要是给少了,我也不想出这个力气,你说是不。”

“呵哈,我知道这些事瞒不过你,那我也就直说了,跟我走这一趟,五两,你看如何?”中年男子不再拐弯抹角,直接将话挑明了出来。

“五两,老板你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。”周鹜天摆摆手说道,“一般我们这行起步都是十两,你这给五两,是不是太少了些。”

“小兄弟,咱明人不说暗话,你瑶光二层的实力,若是寻个安稳的差事,一天顶多二三两,若是寻不到好差事,那是分文没有。”中年男子说道,“可是你跟我走这么一趟,甭管有没有危险,五两金子是明白的揣到自己兜里的,其中的分量我不说你也能够掂量清楚吧。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老板,既然你问我愿意不愿意,那就说明此事还有考量,你也没个准头,既然没个准头,那这价钱也就还没定,不是吗?”周鹜天说道。

“嘶——”中年男子挠了挠头,说道,“小兄弟一看就是读过书的,既然如此,一口价,七两如何?”

“成交。”周鹜天点点头说道,“不过,这回归这回,下回要是再来,这价钱可就不合适了。”

“好说,一回生,二回熟,下回若再遇见了,绝对不会亏待你的。”中年男子拍了拍周鹜天的肩膀说道,“我叫孙晓,痴长几岁,叫我大哥就行。”

“在下周鹜天,幸会幸会。”周鹜天说道。

“那行,这样咱们就算搭上伙了,商队马上就要启程了,跟我一起走吧。”孙晓说道,先行一步,在前面领路。

“这么快就出发了,孙大哥你找人找的挺急啊。”周鹜天说道。

“不是这么快就出发了,是找到你之后,就出发了。”孙晓说道。

“爹,转了这么久,怎么才领回来一个开阳二层的人啊?”没等两人靠近,商队之中依靠在一辆马车上的女孩撩拨着马鞭说道。

“不像话。”孙晓愠怒的责怪道,随即转过头来对周鹜天说道,“小兄弟,你别见怪,我这女儿就这脾性,野泼惯了。”

女孩听的这般说,一脸的不高兴,扭头便是转身离开了,进到了马车之中。

“习惯了,我也是干了一段时间的,冷嘲热讽都见过,这算什么。”周鹜天摆摆手说道。

两人正说着,旁边一彪形大汉靠了过来说道,“大哥,人都齐了,时候不早了,我看我们就出发吧。”

“行,招呼起来出发。”孙晓摆摆手示意道,大汉便是立刻去招呼商队的人马动身了。

“这是我二弟孙星,算是商队的二把手。”孙晓说道,“别看他现在这样,他小的时候可是力大无比,当时我们村同龄的孩子没有一个能够打过他的。”

“不不不,我觉的我现在也能看出来他力大无比。”周鹜天连连摆手说道,

“唉,力大无比有什么用。”倒是没有在意周鹜天所说,孙晓继续说道,“空有一身力气,却不能修炼,实在可惜,说他壮实那是比起普通人,可要随便对上个修炼者,翻手就倒啊。”

“额。”周鹜天点点头,“那他怎么不能修炼那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孙晓摇摇头说道,“当初测试的时候,就说我弟弟不能修炼,注定是个普通人,虽然我们也尝试过很多办法,但也都无济于事。”

“喂,哥,我们该出发了。”孙晓正愁眉苦脸,一听到孙星喊他,连忙舒展眉头,摆出一番笑脸来应道,“好,我们马上过去。”随即对周鹜天说道,“我们先上马车,路上聊便是了。”说着,孙晓上了马车,周鹜天也是跟着上了马车,两人上了马车之后,整个商队便是向着平吴的方向出发了。

虽然,孙晓说商队刚成立,并不大,但是这支商队也是有着十多辆马车,将近三十多人的人手,全都是清一色的壮汉,各个身披铁甲,背着钢刀,从气势上看便是十足。

“孙老板,我看你这商队气势十足啊,不像是刚刚成立的样子。”周鹜天看着这整齐划一的商队说道。

“哎呀,都是些门面,算不上什么。”孙晓说道,“看着人多势众的,其实这三十多号人就算加起来,也打不过你我联手。当然,他们的工钱加起来,也不如你的多,而且干的活还比你多不少。”

“奥?那这样的话,为什么还跟着你干啊?这行这么危险,工钱又不多。”周鹜天说道。

“工钱不多,那是相对于你来说的。”孙晓摆摆手说道,“就普通的四口人家来说,以耕地为生的话,一年下来最多富余一贯铜钱,也就一两白银左右,这还是一整家人一年的收入,若是再置办些东西的话,那根本就剩不下来什么,可是他们出来跟我走这么一趟,那就是一家人半年的收入,你觉得这么大的诱惑,不值得拿生命冒险吗?”

“你说的这个,我觉得有些不太认同。”周鹜天说道,“我之所以出来闯荡,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,但就我自己而言的话,我是不想东奔西走的,若是能讨一个安稳的生活,就算条件艰苦一些,我感觉还是安稳的过活比较好。”

“安稳的过活?”孙晓听到周鹜天这么说,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新鲜事情一样,继续说道,“我们修炼者的日子不好过,那些普通人的日子也是不好过,且不说各级官吏层层剥削的事情,就是没有这些因素,光是他们自己,那也是人种天收。风调雨顺的时候吃得饱一些,灾年荒年的时候,该饿死的饿死,该逃难的逃难,哪有些稳定的日子过活,不是不想安稳的过活,是没有办法安稳的过活。”

“人种天收是不假,可是逢灾逢难的,这些衙门的不去管吗?”周鹜天说道,显然在周国长大的周鹜天,不太能够想象这些事情,因为周国有一半的行政官吏就是为了稳定这些事情而存在的,所以周国但凡遇到这些事情,都会有比较妥当的处理方式,这一点周鹜天也是曾经参与过几次赈灾,所以深有体会。

“还有人管?”孙晓有些惊讶的反问道,“小兄弟,你怕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吧。”

“是啊,我是玉安来,对这里还不是太清楚。”周鹜天说道。

“那也不该啊,玉安的情况跟安在好不哪去啊。”孙晓摇摇头说道,“我看你八成是哪家的少爷,跑出来玩的吧,现在有些大少爷过惯了好日子,非得什么体验体验生活,真是可笑。”

“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命就好了。”周鹜天叹道,“可能是我修炼过头了,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太少了,所以听起来挺突兀的。”

“不对,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的,我就觉得你不是个一般的角色,肯定不会错的。”孙晓还是盯着周鹜天说道。

“那你要这么说,那我可就待不下去了。”周鹜天说道,“隔着这么一层误会,万一遇到事情,你肯定对我不信任,那事情就大发了,我可不能继续跟着你了。”说着,周鹜天作势就要下车。

“别别别。”孙晓连忙拉着周鹜天胳膊说道,“坐下,坐下,我就跟你开个玩笑罢了,你什么身份跟我也没有多大的关系,我也不指望攀附什么大人物,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。”

“也就是开开玩笑了。”周鹜天本来就就没打算走,因此就势也就坐下了,“我要是有那么好的命,就好了。”

“哎呀,都是命啊。”孙晓长叹道,“听你这么一说,一些感慨油然而生啊,要不弄壶好酒咱们喝上几杯?”

“算了吧,商队还等着咱们照看那,万一喝酒误事就不好了。”周鹜天摆摆手说道。

“也是。”孙晓十分赞同的点点头,“最近这边确实不太太平,不然我也不会把你叫上了。”

“不太太平?怎么了?”周鹜天连忙问道。

“你可能刚来还不知道。”孙晓严肃的说道,“最近这条道上出现了一伙白匪,看着村庄和商队就烧杀抢掠的,官府派了不少人去抓,但是一个人都没有抓到,而那群白匪还在肆无忌惮的到处撒野,所以我们这几趟商队都是增加了人手,而且,好几个商队一同上路,绵延数里,就是为了相互照应。”

“白匪?”周鹜天听到这次倒是觉得新鲜,“很厉害的白匪吗?怎么会抓不到。”

“嗯,很厉害的白匪。”孙晓点点头说道,“听说这帮白匪的老大现在已经是开阳七八层的实力了,实在是厉害的很。”

“开阳七八层?!”周鹜天听后不觉有些惊讶,这点实力也能在这里肆无忌惮,是不是也太扯了,不过,周鹜天倒是将惊讶压了下去,继续说道,“开阳七八层确实厉害,可是咱们这最近的封地之中,不是有不少开阳高手吗?听说还有玉衡强者坐镇,这都抓不到吗?”

“开玩笑,开阳高手会为这些小事出手吗?更别说玉衡强者了,一辈子都见不到一面。”孙晓说道。

“这不能算是小事吧,商队和村庄被抢,匪徒逍遥在外,这事不小了吧。”周鹜天说道。

“被抢的那是村庄,毕竟是固定的住所,陷阱一摆,工事一架,多少白匪也不敢应刚啊,顶多抢点东西就走了。”孙晓说道,“但是要是这些白匪遇到商队,二话不说,上来就杀,先砍倒一半的人之后,再抢你的东西。要是商队遇上了白匪,死一半人那还算是幸运的了。像我们这样的小商队,要真遇上,根本活不下来。”

“我们这些修炼者我倒能够理解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修炼本身就是与天地相争,遇到点生死问题不算什么。”周鹜天说道,“可是他们这些普通人为什么搀和进来那,命比钱珍贵啊。”

“这话你说的可不对,就这世道,得看你是什么身份,才算你的命值多少钱。”孙晓说道,“你一年一千两黄金,一百年就是十万两,这还只是你现在的实力来算的,若你以后提升了实力,延长了寿命,那可就不止这个价钱了。”说着孙晓话锋一转,看向马车外面的负责赶车和押送的壮汉说道,“他们若是干些寻常营生的话,一年最多一两白银,活不过一百岁,一辈子下来,也就十两黄金。”

“这,这不能这么算吧,人命怎么能这么算那。”周鹜天皱了皱眉头,显然对于这种换算不太认同。

“现在就这么算。”孙晓说道,“但凡日子能过活,他们也不会出来冒这个险。可是现在这世道,就算风调雨顺,就算五谷丰登,可是仍然会有人饿死,仍然有人吃不上饭。与其饿死,还不如来我这里跟我走上这么一趟,赚的钱,足够全家人半年的过活,这笔账就是这么算的。”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