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学园都市的女装玩家 > 132 与神裂火炽“拥吻”

132 与神裂火炽“拥吻”

手机阅读

“你….”

看到亚出手帮了自己,神裂火炽有些惊讶。

“没事吧,神裂小姐。”

亚手持一把黑剑,这把剑正是那把60级的史诗自制武器。

“额….”

调整一下气息,神裂火炽回道:“没事。”

“身上都已经有这么多伤口了,还在逞强。”

神裂火炽身上有好几道清晰可见的伤口,那些还在流血的伤口看的亚很心疼。

这么漂亮的大腿….居然有伤疤了….

“….你在看什么啊?色眯眯的。”

注意到亚一直盯着自己的大腿,神裂火炽有些嫌弃。

“你把牛仔裤穿的这么色情还嫌弃别人色眯眯。”

神裂火炽的眼神让亚很尴尬。

“我这是为了能更方便使用魔术而特意修改的,才不是为了让你这种男人看而穿的呢。”

神裂火炽的脸有些绯红,表情很不爽。

“我还以为你这么穿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大长腿和好身材呢。”

这个亚没有说谎,他以前确实是认为神裂火炽的打扮就是为了秀身材而特意穿的。

“嗖呼——!”

“小心!”

因为二人聊的太久而没有注意米夏的动作,所以这一只冰箭袭来差点再次击中神裂火炽的另一肩。

“你….没事吧?”

看着亚那痛苦的表情,神裂火炽有些愧疚。

因为亚帮她挡住了这支箭,所以她才没有受伤。

“没事,你还是赶紧解放力量吧,神裂。”

“但是….”

看着天上的米夏,神裂火炽有些为难。

拜托了,上条当麻,请尽快阻止天使坠落术式。

….

而在上条当麻这边,为了阻止术式他带着自己的父亲回到了旅店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回到旅店看到的情况是自己的“表妹”、“妈妈、“茵蒂克丝”大家都昏迷了。

跑到御坂美琴的身旁,上条当麻喊道:“快点醒醒,喂,哔哩哔哩。”

“….”

不管怎么晃动她,御坂美琴都没有要醒的意思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

被药物或者其他什么的催眠?

上条当麻对于眼前的状况产生了一些猜想,但都觉得不太可能。

“究竟是谁做的这种事?”刀夜氏也是一脸茫然。

“….”

“哒哒哒!”

“当麻!”

上条当麻突然跑到一旁的房间,然后左瞅瞅右瞅瞅的不知道在找什么。

“对我说明一下啊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刀夜氏一脸疲倦的扶着双膝喘几口气,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么多异常十分疑惑。

不过让上条当麻解释估计也解释不了什么,毕竟….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。

“听好了,爸爸,这样下去会死很多人。

“想要阻止的话,就必须解除天使坠落。”

目前为止上条当麻只能说一下大概的情况,但是….

“可那个天使坠落到底是什么?”

刀夜氏连天使坠落都不知道是什么,完完全全的门外汉。

“别在这装糊涂了!”

然而上条当麻还不信,这场面就很尴尬。

直接不客气地抓起刀夜氏的领口,道:“至少把仪式地点告诉我!”

“别这样,上条。”

“!?”

正火烧眉毛的上条当麻突然听到土御门的声音,然后放下了自己的父亲。

土御门笑着说道:“你还没有意识到真相吗?”

“….”

“算了,也不必勉强,对于魔术来说上条毕竟是个外行。”

上条当麻不服气地问道:“嗯,我是外行,但是真相到底是什么?不是我父亲发动的天使坠落吗?”

“不,犯人正是上条刀夜。”

土御门无奈地接着笑道:“虽然他本人完全没有意识到。”

“….怎么回事?”

一会说犯人是自己的父亲,一会又说不是,上条当麻都快晕了。

“发动天使坠落不是需要大规模的仪式场吗?没错,仪式场就在上条的家中。”

“….”

土御门转身看着外面米夏发动的术式,道:“护身符、明间艺术品、灵异物品,虽然一个个的单体都没用。

“但如果正好按照风水摆在正确的位置的话,就会产生相乘的效果,引发出一种巨大的力量。”

转头对着上条当麻说道:“你看到放在玄关里那个红色邮筒了吧。

“「南」的属性是红,浴室里有「水」的守护兽「龟」。

“厨房里有「金」的守护兽「白虎」。”

回想一下之前赶往自己家中所看到的情况,上条当麻突然好像听懂了。

“还有其余的三千个护身符让那个房子成为了一个神殿。”

土御门抓抓自己的腹肌,接着说道:“在夫妻二人出门来这里,房屋无人的那一刻起,仪式场被完成,然后启动的吧。”

“那么偶然就….”

这个解释上条当麻有些不太信服,毕竟太偶然了,偶然到让人觉得很假。

但是,偶然这种事谁说的准呢。

“对,是偶然,天使坠落只不过是一个偶然间发动的魔术。”

土御门无奈地接着说道:“如果擅加干涉的话,很有可能发动另一个更严重的魔术。

“魔术这种东西是有规律的,有时候对魔术完全不了解的普通人只要天时地利人和也能发动。”

“那解决办法呢?破灭这偶然的天使坠落。”

比起偶然间的魔术,上条当麻更在意如何解决这个术式。

“想要解除那个魔法阵,需要一次性将其全部破坏掉。”

说到这里土御门认真了,眼神深刻地盯着上条当麻,道:“否则的话….就必须打倒施术者。”

“!?”

听到解决方法上条当麻看向了自己的父亲,面对这个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父亲。

怎么办?直接去打?

“真是麻烦啊,现在的我使用不了魔术。”

土御门无奈地伸出拳头碰在一起接着说道:“让这种状况的我干活,教会还真是给了份有趣的差事啊。”

就这么个瞬间,土御门和上条当麻成为了敌人。

因为想要解除这个术式就必须打倒上条刀夜,虽然是无意间发动的魔术,但是刀夜氏始终还是施术者。

所以作为这次行动的执行者,土御门有权利去打倒上条刀夜。

说好听点叫打倒,难听点就是….杀死。

“叭叭咯咯。”

土御门捏着自己的手关节面向了一脸无辜的上条刀夜,看似要使用单纯的暴力了。

“我可能袖手旁观吗?!”

作为儿子,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的朋友向自己的父亲动手,上条当麻护住了刀夜氏。

“别这样哦,上条,只会令你受伤的。”

“当麻。”

“你别说话!”

刀夜氏好像有话要说,但是被暴怒的上条当麻阻碍了。

“我无法接受,如果有这种「必须有人做出牺牲」的残酷规则,那我就先杀掉这个幻想!”

土御门元春,上条当麻,两个人本是同班同学兼好友,但是现在土御门要杀自己朋友的父亲,而上条当麻必须阻止。

看气势应该是土御门厉害,人家有真真正正的腹肌,而且穿着海滩衣大秀出来,一看就很有力量。

上条当麻,他只是普通高中生。

“既然这样….”

抬抬自己的墨镜,土御门笑起来直接跑过去就是一拳。

虽然被上条当麻躲了过去,但是却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