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超忆大师 > 第二十章 无法阻止

第二十章 无法阻止

手机阅读

此时,丁丁脑海里已经没有其他念头了。

酒精麻醉了神经和肌肉,最大程度上减缓了疼痛的刺激,他双目狰狞,死死的抱着金道振的大腿咬住一块肉不放手。

很快,就可以看到裤子上多了殷红的血液,并且血液越来越多,打湿了裤子,逐渐流在地上。

金道振眼泪和血液混合在一起,他此时已经有些绝望。

转辗反侧之际,他已经认出了胖丁,正是白天从柳家出来的胖子,金道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,这个胖子为什么会在这里?

更想不到,这胖子到底是发了哪门子疯,对自己下狠手。

他已经不在意这些,更在意的是自己的性命。

这胖子是真的要他的命啊,金道振震惊了,也愤怒了,当这股愤怒的情绪彻底爆发之后,他终于开始反击。

拳头握紧,中指凸出,在地面上弓起身体就是一拳砸在胖丁的脑袋上,胖丁感到整个人一震,意识都开始模糊,可是身体本能还让他牙口紧闭,咬住不放。

金道振怒极,另外一只脚在地面上用力一撑,提起膝盖就狠撞在胖丁的脑袋上,不仅如此,他还拼命的想要翻身,把胖子压在身下。

可是胖子哪怕遭受重击,也依旧是胖子,体量在那里,想要把他翻动可并不容易,更要命的是,大腿上的血是越流越多了,金道振甚至能感到左边大腿开始发麻,逐渐的会失去知觉。

巨大的恐惧,让他不断的挪动身体,对着胖丁拳打脚踢,他拼尽全力,把胖丁挤到了墙角,提起空着的右腿对着胖丁拼命的踢打。

胖丁双目全都肿了,就连耳朵都听不清楚了,眼前更是金星大冒,浑身都陷入了无意识的机械状态,面对金道振的反击,毫无还手之力,但牙关却依旧没有松动。

金道振气急,双手开始拉车胖丁的头发……

虎哥本来打定主意旁观的,但当金道振反击,把胖丁挤入墙角的时候,借助外面的朦胧光线,虎哥认出了胖丁。

尽管胖丁面目全非,肿的和猪一样,但传的衣服和身材,都能表明身份,虎哥是做保镖的,眼力异常的厉害。

所以,在认出了是胖丁之后,他脚下着火,快步跨了过去,一脚踢中了金道振的脑袋,金道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完全没想到楼内竟然还有人。

虎哥重重的一脚,直接把他的脑袋踢蒙了,不仅如此,巨大的力量,还让他的脑袋惯性般的撞到了墙上,直接就晕了过去。

虎哥面色凝重,用力掰开夹着胖丁脑袋的大腿,想要把胖丁解救出来,然而胖丁此时依旧咬着金道振大腿上的肉,不松开。

换做旁人,看到血肉模糊的场景,怕是早就吓晕过去了,但虎哥是战场上下来的职业军人,这点场面倒也不算什么。

他知道此时的胖丁,和战场上那些拼命的士兵一样,脑子里根本没有什么想法,也知道胖丁的身体到了极限。

于是小心的伸出了手,把金道振的裤子撕开,又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刀,把金道振大腿上的那块肉给割了下来。

金道振应该是昏死过去了,以至于大腿处伤口深可见骨,他依旧没有醒来,更是连声音都没有发出。

虎哥不理他,而是伸手捏住了胖丁的下巴,如同按摩一样,不断的揉捏胖丁的下颚,动作尽量轻柔,不断的给胖丁放松咬肌。

这样又揉又拍打,好一阵之后,胖丁口里的肉才掉了下来,虎哥这才松了一口气,把胖丁的身体平放好,翻翻胖丁的眼皮,确认没有什么事情之后,才挪动到棒子身边,帮忙把腿上的伤口用裤子系住。

文森站在漆黑的三楼楼梯口,眉头紧皱。

他当然不是怕,只是不想在虎哥面前暴露伸手,虎哥是苏一洋的贴身保镖,虎哥知道了,苏一洋就知道了。

关于自己的事情,外人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就算虎哥发现了自己的某些特质,但只要不表现出来,想来苏一洋就算知道了,也不会说些什么。

可如果表现出来了,苏一洋肯定忍不住调查,到时候肯定又是一场风波,文森不想惹麻烦。

低调,是他来华国之前就定下的准则。

只是,虎哥都上去好久了,竟然没有半点声音,更没有叫他上去,是出了问题吗?文森难免有些担心。

“文森少爷!”

好在这个时候,虎哥的声音在黑暗之中传来。

“上面怎么样?”文森忍不住大叫道。

“暂时没事了,不过……我不确定您是否能上来!”

虎哥这么说,文森偏偏就迈出了脚步,三两下就来到了七楼,看到了事发现场,也见到了肿成猪头的丁丁。

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丁丁在这里?”文森走过去道。

“我也不清楚,上来的时候,两人就扭打在一起,”虎哥道,“看样子,他比我们来的都要早,甚至在这个棒子之前!”

“棒子?”文森诧异的指着地上的金道振,“你说他?”

“是!”虎哥点头,“他就是棒子国的人。”

文森皱着眉头,仔细打量金道振,确认没有半点记忆,而后摇摇头,来到丁丁身边,仔细的为丁丁检查。

“得马上去医院!”文森目光一沉,开口道。

丁丁的伤势很重,胸腹、下阴、脑袋全都遭到了重击,尤其是脑袋和胸腹,已经有了一大片於痕,甚至骨头都断了,不知道内脏有没有事,如果内脏被断骨刺破,那就糟糕了。

“他怎么办?”虎哥指着金道振为难道,“一个棒子死在宁城地界,我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毕竟如今的大环境……”

文森皱着眉头站起来,这的确是个麻烦,宁城虽小,但若是死了个外国人,还是这幅明显被殴打的样子,一旦被爆出来,怕是会引起轩然大波,可如果就这样放了,他却又心有不甘。
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棒子暗中跟踪自己,但很明显这人别有目的,或许丁丁知道一些事情,所以才在这里等候?那丁丁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棒子会在今晚来这里呢?

文森脑中疑惑很多,竟然一下子走神了。

“文森少爷,天快亮了!”虎哥轻声道。

文森浑身一震,默然道,“你觉得怎么办才好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