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棒打鸳鸯系统 > 第86章 七年之痒?

第86章 七年之痒?

手机阅读

……

“吴耀你人呢?”

“我怎么在KTV没看到你啊?”

“你到底在哪?”

一脸失神落魄的坐在车内,手机里雪莉说的每一句话就像一把刀子在他的心口来回的穿插。

他有那么微不足道吗,人活着还需要氧气,他连氧气都不如吧。

聚会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了,她到了KTV才想起他不在了?

人有时候就跟奇怪,明明知道她是那么的不在意,却还要带着一丝丝侥幸得到她的注意。

他知道这是犯贱,贱到骨头里了。

尽管已经绝望到谷底了,可听到电话里她的声音,那份绝望的冷漠却又升温了。

“我,在停车场呢。”许久他才回道。

“你在那做什么啊,赶紧过来KTV。”

“刚刚林浩跟我说能不能给他的表弟介绍个工作,我答应了,你明天就去朋友那问问能不能给介绍个工作,别让我丢人知道吗?”雪莉带着几分命令的语气在手机里说道。

就这么喜欢答应别人吗?

问过他的感受吗?

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就能令她那么的满足吗?

最终,吴耀内心中回温的那最后一丝丝的希望也破灭了。

车窗外的地面上凌乱的洒落着十几根的烟头,他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根烟了,这是最后一根了。

他嘴角在颤抖,因为抽多了烟,嘴唇都发紫了,点着打火机的手也在剧烈的颤抖着,连续点了几下都没能将香烟点着。

“吴耀,跟你说话你听见了吗?”手里传来雪莉呵斥的声音,背景中还有轰鸣震耳的音乐。

“雪莉,我们分手吧。”点上烟后,他坚决的吐出了这句话。

“什么?我这太吵了。”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深深的吸了一口最后一根香烟,吐出了他七年来令他痛不欲生的话,他不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说的出口。

扔掉香烟,心中莫名的畅快,堵在胸口的巨石终于落了下去。

“吴耀,你有种再说一遍!!!”

手机传来了雪莉失去理智般的咆哮。

吴耀已经挂断了手机,扔掉了最后一根香烟。

启动汽车,踩下油门,快速的驶离了停车场。

……

停车场。

三人望着极速驶离的汽车呼啸的离去,施展了隐身术的三人缓缓的出现在吴耀刚才停车的位置。

偷听就是这么麻烦,总不能关明正大的坐到别人的车里去。

好在吴耀在最后有了觉悟,他已经厌倦了这种无休止拿他炫耀的生活,他不想在成为雪莉拿来对外吹嘘炫耀的资本,鼓足勇气提出了分手。

“其实这样也好,对吴耀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了。”祝明通说道。

“西户,我们做为旁观者也有业绩不是?”妾妾说道。

“有,但不多,他们情丝是自己扯断的,我业绩一样有加。”祝明通说道。

他检查了下系统,系统并未提示仙业点的到来,不过他也没在意,系统成就有时候是会延迟的。

“像吴耀这种在爱情中处于被动位置的人,真的会很累,爱是相互与包容的,并不是一方全力以赴的付出,最后只会心力交瘁,另一人却理所当然的享受被付出的过程。这样的爱情宁愿不要,虽然他们在一起七年,但吴耀能找到问题的所在,尽早脱离出来,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。或许在以后寻找另一半的过程中他会擦亮眼睛,知道自己该找一个什么样的。”祝明通道。

“现在麻烦解决了,吴新耀那家伙应该也算除去了心病了。”罗君摊了摊手道。

“看吴耀的态度坚决,如果那女的回来找他,应该是铁了心不会复合了。”妾妾道。

“好马不吃回头草,他若有自知的话。”祝明通冷哼了一声。

“西户,我们还跟上去吗?”妾妾问道。

祝明通想了一下,本来这事已经尘埃落定了,业绩之后也会有,本不该他操心。

但一想到吴耀那玻璃心,要是因分手做出什么极端的事的话,岂不是得罪了人间巡使。

“跟上去,别让他做傻事。”祝明通道。

“领导你多虑了吧,一个主动提出分手的人会做傻事?”罗君说道。

“那可未必,他像有分手后浪子的洒脱吗?”

“没有,反而像是被甩的那个。”

“那不就是了。”

……

回到小区,吴耀连灯都懒得开,一脸魂飞魄散的躺在沙发上。

躺了一会,又觉得心中无比难受,又从冰箱里难拿出几瓶啤酒,想要灌醉自己。

一瓶又接着一瓶,疯狂灌酒,直到无法下咽。

“吗的,为什么,为什么还要想那个女人!!”吴耀狠狠的将酒瓶砸在了地上,啤酒与玻璃渣洒的满地都是。

明明是他提出的分手,可他的心去很痛很痛,有一把刀在他的胸口一寸一寸的插进去,痛得他无法呼吸。

他自己还是太蠢,太贱了,她已经那样对她了,却还要对她念念不忘。

酒能麻痹疼痛,这破酒越喝越痛!

也罢,今晚过去了,从此与她形同陌路。

或许心依旧会疼,但他相信时间也淡化这一切。

带着刺痛回到生活正规,努力工作来麻痹自己……她是他唯一的初恋,也是他唯一不愿揭开的伤疤,他会抹平伤痕,好好的走下去。

墙柜上挂着他们两人这七年来每个纪念日的亲密合照,那一张张纪念日的照片,从最初的青涩到单纯,到相互理解到互相支持,可不知什么时候照片里的他渐渐的没了当初纯真的笑容,她的笑容里却多了几分虚伪。

到头来,他们的美好的爱情还是败给了残酷的现实。

他一直以为她会是他一辈子愿意守护的人,他们会白头偕老相爱到老,会有自己的孩子,会结婚会得到很多同学朋友的祝福,初恋的美好会延续一辈子。

七年,她变了,他厌了。

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吗?

人生若只是初见那该多好啊,一切的美好都可以停留在那一刻。

可现在分手了,还想这些有什么用。

醉意朦胧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