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山野小村医 > 第644章 外行讨论内行的事

第644章 外行讨论内行的事

进入新版阅读

花秋月听着我跟张大志的说话,沉思了好久之后,才很猛然地满脸聚出了紧张的神情。

“隐藏着更厉害的绝世高手,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,有可能咱们的这次计划没法完成。虽然说秀丽只是酒醉能够苏醒,可是,要她一个人对付两个高手的话,我觉得有点玄。”

她好像是喃喃自语的轻声,又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举动,不仅没有抬头扬目的动作,两只玻璃似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瞅着洞门的方向,有点痴呆的样子。

我不仅是满腹的惊慌失措,而且还不知道该不该回应说话。

张大志慢慢地转过了坐姿,面对着花秋月盯瞩了很久之后,仿佛是很认真地深思了片刻,却偏着脸庞沉声问道。

“花教授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对晨阳没信心?还是觉得范大的整个计划有漏洞?都是些一群讨饭度日的人,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厉害之处,就算是会点拳脚功夫,在特战部队的中校面前又能怎样?”

沉重的语气带出了很明显的不肖一顾。

其实,我此刻特别的想解释一下遇到的那两位既漂亮,又被老头子定义为有着绝世高手的女人。可是,当我看到张大志的神情时,不得不紧闭了嘴巴,因为此刻的他,根本就没一丝想要听劝的心思,而且还满脸的不可一世的情绪。即便是我开口解释了,也不见得能引起他的重视,有可能还会招惹着发生剧烈的争执。

花秋月并没有因为张大志的说话而改变痴呆的神情,只是很简单地斜目扫视了一眼张大志,继续着愣神地神态。

“张教授可能有些偏执,乞丐中可是藏龙卧虎的地方,能被老头子说成是绝世高手的人,肯定不是一般的人。再说了,刚才长阳提到了,那两个人是女人,而女人能在乞丐帮中成为重要的人物,那肯定是有着过人的本事,要不然能混得下去嘛!”

她忧声说完时,很决然地摇了摇头,脸上染出了青色,好像是特别紧张的心情,又仿佛是想到更恐怖的事情。

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,感觉她的说话特别的有道理。其实,那两个漂亮的女人,无论是气质还是言行举止,透出了不一般的感觉,只是我没法试探她们的身手,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的紧张。

如果不是老头子的提示,也许我并不会考虑那么多,只是感觉到两位美女有着与众不同,但绝对不会想象到高手的评价。而此刻,听着花秋月的说话,再看着花秋月的紧张神情,让我不得不越加的恐慌了,但又没法准确地预知到最终的结局。

由于张大志听到了老头子承诺了四百万的酬金,已经是满心欢喜的心情,根本就不会就事论事,也不可能考虑太多的困难,只是简简单单地想着拿到报酬的美事,所以对实施计划,似乎没太多的考虑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只能是沉默不语的等待,等到所有返回之后,找兰哥商量对法的好办法,因为兰哥是老头子的亲信,而且老头子也做了提示,能不能顺利实施计划,兰哥就是我的唯一希望。

张大志在花秋月的冷言解释中,紧皱着眉头,沉思了好久之后,才收敛了脸上的喜容,换上了沉郁的表情。

“好像是说得有道理,如果没有相当的身手,作为女人的人,还真没法在男人堆里出类拔萃。不过,还有个问题,既然是身手不凡的人,为什么不去更好的地方发展,偏偏要在乞丐中独树一帜呢?”

张大志沉厚的语气,带出了深重的疑问声调。

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凝问,但是,却透出了张大志对社会了解不深的认识,居然想的那么幼稚。那两个漂亮的美女根本就不是乞丐,也不是没地方去混的情况,而是被人委派在了老头子身边。想到这些的时候,我真的很想解释清楚,但是花秋月并没有给我机会,已经开始了说话。

“一般的女人不可能因为生活所迫涉足乞丐,度日的方法对于女人来说有很多中办法,不可能是因为无法度日而进入乞丐,那么我们就得考虑一个最关键的问题,这两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?”

花秋月说到最后的时候,转过了脸颊,将疑问着的眼神,落到了我的脸上,一副特别认真,非常肃穆的神态。

她此刻的样子是我第一次才看到的沉凝冷静,又是我第一次领受到了一个女孩子想问题的沉冷神态,而且还是毫不含糊的大智慧的感觉,尤其是推理过程中思维严密。

我本来早就想说出关于两位美女在乞丐帮中的真实目的了,而这次被花秋月直接的激问,却有了难以开口的情绪了。

“花教授,你是不是真的有点过分的敏感了,为了生活人都会做出难以想象的事情。没其它才能的时候,为乞丐的老头子做保镖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所以你也就不用追究了。”

张大志继续着自己的认为,而且还是想着办法的狡辩。

我感觉最不可理喻的是他,绝对不是花秋月,女人被生活所迫时,绝对不会沦落成为乞丐,这个道理没人否认。可是,知识渊博的张大志居然想出了那么幼稚的答案。

“你这种推理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,事实上老头子并没有聘用两位美女当保镖,而且老头子还很清楚地向长阳做了说明,这就是说,那两个女人有可能是陈元华安插在老头子身边的监视者,绝对不是老头子自愿聘请的保护者。”

花秋月有点像侦探一样,开始了环环相扣的推理。

我听着她们的对话,心里居然有了喜悦之情,当然,这种喜悦是因为花秋月说着与身份极为不符的话,而张大志居然因为要得到丰厚的酬金,出现了弱智的表现。

“还是别说了,咱俩的认识绝对不同,还是听听范大的意见吧!”

张大志很明显地表示出了让步的举动,并不是认识不同,而是他自己的认识太离谱了,再狡辩下去更加的难堪。

“张大教授只能做教授,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