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方小说网
东方小说网 > 狼系狂妻:冷帝狠狠宠 > 第一百九十四章 菊花女侠

第一百九十四章 菊花女侠

进入新版阅读

秦川国位于大陆的北边,国力与国土的范围与天玄、燕北三国旗鼓相当,不过由于相对于天玄国来说,皇室十分低调,也极少有战乱,所以多少会让人觉得秦川国不如天玄。

但也有少部分人很清楚,秦川国并不比天玄弱,只是不愿意去比,也不愿意高调出头罢了。

在得到夜倾璃的肯定回答后,秦瑞便离开了客栈去做临行前的准备。

而夜倾璃,则是因为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呆在房中胡思乱想,又害得心痛难忍,便将红素彦青甩开,拉着玉不休去了一趟酒馆。

玉不休可以说是这世上少有的能懂夜倾璃的人,而且也是如今唯一一个知道夜倾璃真正身份的人,自然也就成了唯一可以无话不谈的酒友,也正好是夜倾璃现在非常需要的聊天倾诉对象。

一壶竹叶青下肚,夜倾璃过瘾的叹了一口气,而后终于开口:“老玉啊,你可是一直在等今日你我一醉方休?”

“是啊,我辛苦找到你,不就是为了今日能与你一醉?夜倾,你可知,我……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……”玉不休是何等好酒的人,酒量自然不回浅,但今日,他不过只喝了一坛酒,面色便有些古怪迷离。

夜倾璃见了,直接嘲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玉不休,你不会是太久没喝酒了,怎么变得这么弱了?”

玉不休见夜倾璃压根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,原先有几分认真严肃的表情立刻变得随意轻佻,冲着夜倾璃洒然一笑道:“好酒易寻,酒友难觅,自从与你分别,我便不再饮酒,我在沧澜山下藏了数百坛美酒,只为等你与我一同前去狂醉一番……”

“嗯?数百坛?此话当真?”夜倾璃闻言,双眸瞬间亮了,露出惊喜之色,毕竟能被玉不休称之为美酒的,必然是极品,她光是想想,便能流下口水来。

玉不休立刻道:“那是自然你!那些美酒我舍不得喝,只留着与你分享。可你不是要去秦川?怎么?你肯舍下一切跟我走么?”

话语虽然说得十分随意,但玉不休的面色却隐约透着几分紧张,似乎在期待着她能点头。

夜倾璃看着玉不休挑了挑眉,她那么了解玉不休,自然不可能将他的话语当真,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,用甚是豪迈的语气道:“老玉,你看我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吗?就我现在这样,一条命随时都能被自己弄丢,树敌无数,却连自己想要的都保护不了。我怎么敢如你一般洒脱浪荡,即便是真的想喝醉,又怎么敢真正醉死过去?但若有一日,我再度站上大陆巅峰,报了私,杀了敌,平了乱,再抱得美人归时,你我狂醉一番,才是对那几百坛美酒最好的尊重!”

玉不休定定的看着夜倾璃,分明没有从她的语气之中听出太多的拒绝,但是玉不休还是有些失落,不过很快,那份失落便被掩下,他又没心没肺的笑了笑:“既然你不愿跟我走,我也不愿跟你走,那秦川国的国师,怕是没那么好当,我怕被你给拖累了。”

玉不休的意思,自然便是要和夜倾璃暂时分道扬镳的意思了。

夜倾璃嗤笑一声,给他倒了一杯酒,语气略带几分嘲讽道:“切,我本来就没打算带你!况且,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,谁拖累谁!”

玉不休咬牙瞪她:“臭丫头,你居然还想甩了我,小爷我轻功比你好,医术比你好,模样也比你好!听说燕北盛产美酒与美人,到时候小爷在燕北找个美若天仙的媳妇,到时候叫你日日夜夜自惭形秽!”

夜倾璃兀自翻了个白眼,想也没想便道:“我家小遇遇武功比你好,脑袋比你聪明,长得还比你好看,你可有日日夜夜自惭形秽?”

听到“小遇遇”三个字,玉不休表情一僵,三分醉意瞬间消散,一股子冷汗冒出来,他有些吃惊的看着夜倾璃,眼里带着几分惊慌担忧之色。

夜倾璃却像是浑然未觉自己说了什么,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。

幸好,这一世她的酒量浅了很多,也幸好,她什么都没有察觉到……

“秦瑞那人,并不简单,神陵之墓,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,你要去秦川,记得事事多留些心眼。”

不管怎么样,玉不休终究还是将夜倾璃当作亲妹妹一般看待,眼见着分离在即,他也变得有些啰嗦起来,不断地嘱咐提醒。

夜倾璃听一半,又丢一半,她似乎只顾着喝酒,只有喝酒能让她不那么清醒,能够不那么在意脑海中失去的那一部分。

“我知道你是极要强的性子,东方朔月取走了你的记忆,你必定十分不甘心,想要找回记忆,也想找东方朔月算账,在实力上赢过她……但是,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,若是永远都不能改变,便不要再强求,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。其实有些东西,丢了可能于你是好的,反而捡回来,或许才是害了你……”玉不休兀自喋喋不休的说着,眼前的画面有些缥缈,仿佛今夜的酒格外的醉人,而他,也因为这份醉意,而格外的多说了几句。

夜倾璃自然知道,玉不休说这一番话是为了她好,这份情她领了,但是,她还是一脸认真严肃的反驳道:“老玉,你说,有些东西,丢了对我来说可能是好的,强行捡回来才是害了我?那我且问你,你如何判定这个东西一定不是好的?倘若那个东西属于我,那么对我来说,便一定会有存在的价值。即便它本身是垃圾,但是也是只有我一个人才能决定它的去留!不管是谁,都不能抢走!即便最终那个东西还是被我丢掉,但在那之前,被抢走的东西,我无论如何也将它抢回来!”

见夜倾璃一脸严肃的样子,玉不休沉默了一会,忽而抬眸,再一次看向她:“倘若,是那个东西,自己想要离开你呢?”

夜倾璃“砰”的一下摔了酒杯,“蹭”的一下将整只脚踩上桌子,一副大马金刀痞子到了极点的模样,恶狠狠道:“没有老子的允许,谁也别想背叛老子,否则就剁成肉泥拿去喂狗!”

她这显然是故意耍酒疯了。

本书来自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