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吧小说网-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看吧小说网-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> 萌妻太甜:总裁大人,别傲娇 > 第1819章 可现在,好像等不了了

第1819章 可现在,好像等不了了

进入新版阅读   “现在,你先回到床上好吗?我马上出去叫司先生,让他进来,好吗?”

  “宝宝没事?”艾米依旧紧紧攥着她的手,没松开,双眸定定的看着她,似乎在确定她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,“你确定吗?我的宝宝真的没事?”

  她记得,她昏迷前,就已经有了流产的迹象了。

  “是的,我确定。”小护士另一只手轻轻覆盖到她手背上,拍了拍,温声安抚道,“宝宝很幸运,送过来的很及时,所以保住了。”

  艾米又看了她一会儿,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松懈下来。

  她松开手,一只手慢慢移到小腹上,轻轻摸了下,眼眶泛红道:“宝宝,妈咪差一点就失去你了。是妈咪对不起你,没有保护好你,以后妈咪不会再让你遭遇任何危险了。”

  “司太太,那我出去了?”

  见她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后,小护士松了口气,这才转身走出了病房。

  小护士走出去没一会儿,病房的门又被人推开了。

  艾米抬起头,见一抹修长的黑色身影从门后走了进来。

  进了病房后,司罂看到已经清醒过来的艾米,疾步走到床边,坐下后,就拉住了她一只手:“感觉怎么样?有哪里不舒服的吗?”

  男人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性感,磁性十足。

  他语气平缓,沙哑的嗓音里却透出一丝疲倦,狭长魅惑的凤眸下,有一夜未眠的痕迹。

  他黑眼圈年,很重。

  尽管他语气还是平静的,但眼底的担忧和心疼,并没有加以任何掩饰:“我叫医生来给你看看?”

  “身上有点痛。”艾米一见了他,委屈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,咬咬唇,红着眼哽咽着说,“浑身软绵绵的,没力气。”

  “还有呢?”司冥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,动作小心翼翼的,像是生怕他手上动作重了一点,就会弄疼她一样,“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?”

  艾米眼泪汪汪的想了一会儿,摇了摇头。

  “你确定吗?”司冥将她从头至尾的打量了一遍,脸上还带着点不放心。

  “嗯。”艾米点了点头。

  “好,那你告诉我,你身上哪里痛?我帮你揉揉?”

  身上哪里痛?

  艾米愣了下,随后,苍白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红晕,抿了抿唇。

  她怎么好意思说!

  当然是……那里痛啊。

  她红着脸沉默了一会儿,声音小小的,细细的:“厄,不用,不用揉了。休息一下就会好了。”

  司冥看了她几秒,大概是猜到了她为什么会脸红,他忍不住勾起唇角,大手又在她头顶轻轻揉了下,笑着说:“好,那你就好好休息。”

  “你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?”她在昏迷前,还没看到他。

  她昏迷后,肯定又被司罂带走了。

  想起这个男人,艾米脸色变了下,眼底浮出一丝惧色。

  她被司罂绑架了两次。

  她对他,已经有心理阴影了。

  如果再有第三次,第四次,她会崩溃的。

  “你晕倒时,我看到了。”司冥想起当时的情景,眼眸眯了眯,周身的气息冷冽下来,“那时候,我刚刚赶到。”

  然后,就看到她一身是血的躺在草地上。

  他当时,心跳都停止了。

  他到现在,还没办法忘记当时的恐惧和心慌。

  他将身下还在不断淌血的她从地上抱起来时,手一直在颤抖。

  幸好,老天爷对他还算仁慈,没有夺走她,也没有夺走他们的孩子。

  她和孩子,都有惊无险。

  “那……司罂呢?”

  只是说起这个名字,都让艾米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,她想起司罂那双阴冷渗人的眼眸,还有他看向她时,充满了占有和*的眼神。

  她问起司罂,司冥眉头蹙了蹙,沉默了好一会儿后,才神色复杂的看向她:“他跑掉了,我的人还在追他。”

  “跑掉了?”

  艾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。

  变得更加苍白了。

  这对她来说,绝对是个糟糕透了的坏消息。

  司罂跑掉了?

  这就意味着,她或许还会被他绑架第三次。

  似乎看出了她心里在担心什么,司冥伸手将她抱入了怀里,低头在她额间轻轻吻了下,柔声安慰道:“别怕。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。”

  “等你身体恢复好了,我就带你回去。”

  艾米怔了怔,眨眨眼,疑惑道:“回哪里?”

  司冥捧起她的脸,目光定定的看进她眼里:“回我家,司家。本来,我不想这么早将你带回去的。我的打算是,等你生完了宝宝,等我们把婚礼办了,再带你回去见他们。”

  “可现在,好像等不了了。”

  他必须,尽快接任会长的职务。

  断了那些还在觊觎他位置的人的心思。

  他以前不怕被人觊觎,什么时候接任会长,他都无所谓。

  他对做会长,本来也没多大的兴趣。

  要不是司行云坚持要让他当继承人,要不是他不想便宜了司罂,他是并不想坐上那个位置的。

  可现在不同。

  他有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,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危,却不能不在乎他们的。

  她全身心的信任自己,而他却连她最基本的安全都保障不了。

  一次二次没出事,都是因为幸运。

  可谁能保证下一次依然这么幸运呢?

  司罂没有对她下任何毒手,这确实让他有点意外,也有点想不通,虽然不知道司罂心里究竟是怎么打算的,可他确实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除了差一点因为摔跤摔流产外,她身上,并没有其他外伤。

  “艾米,等你身体恢复好,我就带你回去。你想不想看看我从小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艾米想了想,轻轻点了点头:“想。”

  “我相信我的爷爷奶奶会很喜欢你的。他们一直盼着我能早点结婚,给他们找个孙媳妇儿,现在我终于让他们如愿以偿了,他们肯定很开心。”

  “你的爷爷奶奶?”

  司冥笑笑,在她鼻尖轻轻刮了下,宠溺道:“也是你的爷爷奶奶。”

  “哦……”艾米吸吸鼻子,很快改口道,“爷爷奶奶……他们是怎样的人?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啊。”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