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吧小说网-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
看吧小说网-个性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> 山野小村医 > 第645章 幕后黑手有定论

第645章 幕后黑手有定论

进入新版阅读   我虽然也是疑惑不解的心态,但却很从容地笑了一下。

  “找出幕后黑手并不难,其实老头子已经告诉我,陈元华不仅在砖窑外面有个神秘的住处,而且还在远离砖窑的村子里,有一处小院子,根据老头子的推测,神秘的那个幕后黑手,有可能就住在那里。”

  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,花秋月的粉润脸颊上爬满了惊讶的表情。

  “这么说的话,陈元华在篡位的整个计划中,好像真不是主谋,仿佛就是被人摆布着的棋子,而且还不是个好棋子,随时有着被遗弃的可能,因为操纵着对他并不相信。”

  花秋月的急声,将心里的惊愕暴露得清清楚楚。

  她已经被越来越复杂的态势,惊得有点乱了思绪的样子,不过,说出来的话语却非常的正确。

  在我跟老头子的谈话当中,已经很明确地判定了陈元华被人摆布的事实,而且是逃不掉地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“陈元华的所有行为是自掘坟墓的表现,计划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,他必将没好下场,即便是幕后指使者放他一马,而上万名乞丐绝对不会轻饶他,所以,他的下场绝对很惨烈。”

  我说到这些的时候,心里忍不住地有点沾沾自喜的情绪,因为我想到郭志远,也猜测到了于艳。虽然于艳跟我没什么仇恨,但是,她跟着郭志远那样的混蛋,那就是跟我结怨的结局。

  想着心事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笑。

  呃!很惊讶的一声,花秋月的眼睛里闪出了疑光。

  “这么严肃,这么恐怖的事情,你居然还能笑出来,难道你已经想到了那个神秘的幕后黑手?可是,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,瘫痪着的老人家在乞丐帮中,担任了那么多年的老头子,肯定有着通天的耳目,他老人家都没打听到具体是谁,你从哪里去探知?”

  花秋月喊出了惊慌的语气,仿佛是绝对想不明白的质疑。

  此刻,虽然张大志没有沉睡的样子,但也是一言不发地沉默,因为听到了太多不可为的事情,而且是直接关系到了老头子承诺的四百万能不能拿到手的大事,所以他才有着更沉闷的心态。

  但是,对于我来说,赚取几百万的酬金,似乎并不是多么艰难的事情,只是因为还没见到兰哥,计划不出制服两名美女高手,至于幕后黑手的问题,好像已经很清晰了。

  “秋月,你应该还没忘记郭志远这个人吧!”

  我用很神秘的眼神盯瞩着花秋月,却忍不住地瞥嘴一笑。

  其实,我这么问就是想加剧神秘感,更想起到提醒的作用。自从结束了对枉媚儿的诊疗之后,虽然我没有直接去打听郭志远的境况,但是也从侧面了解到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。

  “长阳,能不能别再卖关子了,也别用不相干的事情扰乱我的心绪,咱们现在要面对的是丐帮的问题,与郭志远没任何联系,而且,我也不想提起这个人。”

  花秋月的脸上浮满了不悦的表情,已经有了要生气的样子。

  可是,我感觉她并没有认真地去想,也没重视我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问出这样的问题。郭志远一直是我的死对头,从于梅事件开始,到此刻遇到的丐帮纷争,我感觉他就是个阴魂不散的克星。不过,我感觉庆幸的是,我每次都能在他的密谋中破局,而且,这一次似乎还要简单一些,因为我从一开始就清楚了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  “郭志远的远大集团,早就被查封整顿了,而且他下属公司,也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限制和检查,基本上处于半运营状态。”

  我轻声说完时,很悠闲地端起了茶杯,轻轻地押了一口。

  虽然要实施的计划特别的着急,容不得如此的闲情逸致,但是,因为阎肃和杨洋还没有完成灵咒施法,陈元华没有被灵咒控制着昏迷,所有的计划只能退后,绝对没办法着急,所以,我才有了这样的心态,反正是等待还不如说出心里的所有想法。

  “已经说过了,我没兴趣听郭志远,也没闲心操持远大集团,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,你到底想到了什么事情,最好是说些与指使陈元华有关联的人,其它的所有事情最好别提。”

  花秋月喊出了怒声,而且脸上也是满满地震怒神情。

  她好像是没任何联想,也没一点思考的样子,就是坚定了心情不去考虑郭志远的态度,所以说出来的话语,坚定到了没商量的地步。

  可是郭志远在我心里,确实是值得怀疑的人,虽然没证据表明,但是蛛丝马迹的推断,还是有着一定的道理。

  “这么说吧!郭志远有可能就是指使陈元华的人,也就是篡权夺位计划的幕后黑手。”

  我喊出了坚定的语气,而且是从心里挤出了最认真的情绪,将脸上的神情聚变成了肃穆的样子。

  虽然说出了心里的想法,但是我已经感觉到了花秋月并不会相信,因为这样的推断还真没几个人能够相信。昔日的大企业家,大富豪的郭志远,怎么可能会涉足隐形职业乞丐的事务,即便是被人打死,也没人想到这一点。

  花秋月很寂静地思考了一会儿,脸上的怒气消失了,但是却被更浓烈的狐疑代替。

  “你这么说,有直接证据吗?或着说,你凭什么这么推断。”

  “没证据,但我是凭着对郭志远的了解,还有两名女保镖的言辞推断,再加上老头子的怀疑,让我坚定了想法。”

  “既然你有坚定的想法,那就说出来,让我听听到底有几成的肯定,当然,这种可能不是没有,但几乎是微乎其微。”

  “郭志远因为枉媚儿的举报,所有企业被查封,当然,他所经营的企业没一个是守法的正规公司。而且,他的多数企业都是表面上规模宏大,但实际上是靠贷款维持。企业一点被查封,那么金融机构就会叫停所有资金的支持,在这种情况下,郭志远只能想其它办法。”

  我有开始了很神秘的微微一笑。

  其实,说到这里的时候,基本上是很明显的判定了,因为我已经分析出了郭志远插手乞丐的意图和动机。有了明确的意图,再加上动机的必然性,行动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实。

  “长阳,你能不能清醒一点,如果不是咱们接触到乞丐内幕,谁能想到乞丐还是个很赚钱的隐形行业。郭志远再不济,也是企业家,过着上层社会的生活,怎么可能将心思放在乞丐帮?”

  花秋月沉声重气地吼着,满脸的不肖一顾。

  突然,张大志向前猛然一挺胸膛的时候,调整着坐姿,表露出了精神抖擞的样子。

  “范大的说法确实有道理,人往往在最困难,最无助的时候,最容易想歪门邪道的事情,因为歪门邪道的事情来钱最快,是解决困局的唯一办法。虽然郭志远是企业家,大富豪不假,但是,他的人品决定了他能接触到下层社会的关键。”

  张大志浑厚吼着的时候,好像感觉还不过瘾,居然屁股一滑,直接从沙发跌坐在了地毯上,而且是很直接地面对着我,刚刚好地躲开了花秋月坐在中间的阻隔。

  “秋月,看到了吧!张大教授的反应就是比你快,瞬间就想到了郭志远是个卑鄙小人,所以了解乞丐帮的现实,那就简单多了。再加上丐帮中又出现了陈元华这样的败类,郭志远不打主意都不行。”

  我很彻底地带出了笑声,因为我感觉自己的推断,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的结果,根本就没可以狡辩的破绽。

  张大志兴奋得连连点头。

  “按照正常的推理,郭志远绝对没可能跟陈元华有任何交情,可是在穷困潦倒的时候,尤其是被打压和众叛亲离的阶段,认识陈元华就显而易见了。而陈元华因为慕名到郭志远的声望,为了讨好,当然就将现在的丐帮收入情况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郭志远。”

  此刻的张大志显得异常的兴奋,我之前根本就没看到过。

  不过,他的分析简直就是对事实的描述,而且是没任何漏洞的表述和陈述,最关键的是,跟我的想法完全一致。

  “当郭志远听到现在的乞丐,居然能赚取大把的钞票,那就铁了心要涉足丐帮。但是,他也清楚,自己肯定不会成为丐帮的老头子,所以才制定了让陈元华篡位的行动计划。”

  我跟张大志开始了相互配合着的分析推断,有着演双簧的感觉,但是说出来的推断,绝对无懈可击的事实。

  “现在有个最大的麻烦是,既然是郭志远,那么会不会牵扯到于艳,如果真的让于艳卷进来,那咱们就太被动了,因为她对咱们的了解远远要超过郭志远对咱们的了解程度。”

  张大志的陈色脸上,挂出了最沉郁的表情,好像是很突然地改变了情绪,而且瞪着我的眼睛里,闪满了惊恐的眼神。

  事实上,他的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,只是我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一点,而是很简单地感觉应该有于艳的牵扯。

(← 快捷键)返回目录页(快捷键 →)